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, 第二十九章 无相鬼陈志祥免费阅读

第二十九章 无相鬼陈志祥
    司夜将窗帘全部拉上,以确保外面人无法看见里面即将发生的一切,他又在门上贴上了无声符。

    “如此凶狠,小鬼你道行不浅啊。”司夜手中攥着符篆,开始打量眼前这人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上着别人的身不累吗?”司夜又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被上身的男子诡异的一笑,随后他撕下了自己的脸皮,正是楼顶那名男子。

    “等你很久了。”男子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哦?等我,我们认识吗?”司夜仔细打量眼前这人,他确定自己没见过此人。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我,但我认识你,先做个自我介绍吧,叫我陈志祥,我们早上可刚见过面哦,你还灌了我一杯符水。”男子端起一张板凳,优雅的坐下。

    司夜敲了敲脑袋,抿着嘴用手指着陈志祥:“原来是你啊,无相鬼。”司夜说着也端来一张板凳坐下:“话说你等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杀掉你了,你挺厉害的,能杀了方堂那老家伙两只小鬼,还有别叫我无相鬼,这个名字我不喜欢。”陈志祥说着,一道无形的鬼气打出直接将司夜背后的一台电脑显示屏打穿。

    “好的,无相鬼。”司夜不为所动,别人看不清那道无形的鬼气,可对于现在真火印二十层的司夜来说,只要他想,便可进入子弹时间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陈志祥又一道鬼气打出,这次司夜已经进入子弹时间,他看清了陈志祥是如何释放的鬼气。

    原来在陈志祥左手带的鬼头戒指并非装饰,而是一枚可以吸收陈志祥鬼力然后发出鬼气弹的武器。

    这枚鬼气弹在别人眼里或许就是一道无形的夺命利器,而在此刻司夜眼里仿佛是吐出的泡泡,慢悠悠飘向司夜。

    司夜左手凝聚真火,一拳打出将鬼气弹打散。

    陈志祥有些吃惊,没想到司夜居然能破了自己的鬼气弹。

    要知道曾经他还活着的时候,就是靠手上这枚戒指吸收自己的内力而成为暗榜杀手前十的杀手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死了,这枚戒指能吸收自己的鬼力应该更强才对。

    司夜也有些吃惊,刚刚他凝聚的真火虽然打散了陈志祥的鬼气弹,可自己的左手似乎被鬼气弹打中,现在左手麻痹,司夜知道这次自己有些装过头了。

    陈志祥见自己鬼气弹并不能击杀司夜,立马一个闪身一把匕首向着司夜刺去。

    “曳影!”司夜心中默念,一把剑凭空出现直接刺中陈志祥,可传来的不是利剑入肉的‘噗呲’声,而是镜子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上当了。”一个磁性的男声从司夜背后传来,这是陈志祥的暗杀绝技镜面刺杀。

    冰冷的匕首刺入司夜的脖颈,正当陈志祥即将闻到自己最爱的鲜血气息时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。”被陈志祥刺中的司夜突然燃烧起来,随后化作了一道符篆。

    陈志祥感觉背后多了个人影,但他已经来不及做任何动作,那人影正是司夜,司夜一拳打在陈志祥后脑,曳影剑从前方将陈志祥胸口刺穿。

    陈志祥瞬间被司夜打成一个u字形摔倒在地,陈志祥这副皮肉受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陈志祥没想到自己刚复活就遇上这么个硬茬:“你这么强?看样子我还是低估你了。”

    司夜冷冷看着陈志祥,并没有接陈志祥的话茬。

    “道士,要不我们做个交易?”陈志祥咽了口口水,他从司夜眼里看见了杀机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司夜收回曳影。

    “啊,”陈志祥一声痛哼:“我,我把方堂那老东西的底全部告诉你,而且能帮你解决他,你放了我一条生路如何?”陈志祥眼里满是乞求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至少杀了一个陈老狗和你换皮的这位男人,我不可能放过你的,所以你的交易我拒绝!”司夜说着拿出无字符篆。

    “万法自有天定......”司夜手中的无字符篆立刻金光大盛。

    就在司夜准备诛杀陈志祥之时,背后的唐瑶面无表情走到了司夜背后。

    “小道士,这次不是分身了吧?”一个低沉的女声传来,一把鬼气聚成的黑色匕首刺入司夜的身体,随后在司夜体内爆炸,鬼气瞬间在司夜体内扩散开。

    “唐......唐瑶?”司夜凝聚的焚鬼诀顷刻间破功,他回头看着唐瑶。

    唐瑶在脸上一抹,另一张女人的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你的小唐瑶。”女人蹲下身子勾着司夜的下巴,声音充满*。

    地上的陈志祥此刻也狞笑着站了起来:“我的好钰儿,还是你厉害。”说着,他便在叫钰儿的女人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无相鬼,那唐瑶......()唐瑶怎么了?”司夜也顾不上身上的伤,赶忙问道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唐瑶?当然是被我杀掉咯!”钰儿轻描淡写的说完,从口袋掏出一只手机。

    司夜一眼认出那是自己给唐瑶买的手机:“唐瑶死了?怎么会?你罪无可恕!”

    司夜怒吼一声,一拳打向钰儿,可钰儿刚刚已经使用鬼气封印了司夜浑身的道法。这一拳虽然来势凶猛,可还没打到钰儿便被陈志祥一手握住。

    陈志祥用力一捏,司夜的拳头传来‘咯吧’的骨头错位声,陈志祥举起左手鬼头戒指对准了司夜。

    司夜能看见戒指上的鬼头慢慢变的鲜红:“道士,你挺强的......可惜今天要死了!”陈志祥说着鬼头戒指一团鬼气弹射出朝着司夜面门打来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后,司夜原本站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“志祥你现在的鬼头戒这么强啦?居然能将人打的尸骨无存。”钰儿趴在陈志祥怀里,柔声细语的夸赞。

    陈志祥感知了一下,发现的确没有司夜的气息,笑了起来:“钰妹,也不看看我是谁。”陈志祥说着疼爱的刮了下钰儿精致小巧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曳影三尺,当诛杀世界罪恶妖孽!”陈志祥怀里的钰儿笑容突然一凝,陈志祥与她低头一看,一把全身通红的长剑刺穿了钰儿的肚子,剑头带着丝丝鬼气出现在两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钰儿!”钰儿无力的倒在了地上,陈志祥傻眼了,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心爱之人。

    司夜吐出一口鲜血,将手中还在燃烧的瞬移符扔掉,收回曳影剑。

    陈志祥慢慢站了起来凝聚出一把鬼气匕首,双眼通红一个闪身冲向司夜,司夜则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正面冲来的陈志祥匕首在即将刺中司夜时,瞬间化成镜子碎裂。随后是后面陈志祥的匕首刺来,司夜依然岿然不动,果然还是镜像。

    陈志祥出现在了司夜头顶:“就是现在!”司夜心头一动,曳影飞向陈志祥,这次发出的果然不是镜子碎裂之声。

    陈志祥被曳影刺中,曳影剑去势不减,直接拖着陈志祥往后飞去,随后剑身插入陈千雪的办公室墙上,陈志祥也被钉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”陈志祥突然大笑起来:“没想到啊,没想到我刚刚复活......”

    没等陈志祥说完,司夜一指曳影,曳影又往前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陈志祥咬着牙:“既然这样一起死吧。”陈志祥开始撕扯自己的皮肉,无相鬼的皮肉其实只是用来封印那一魂一魄。

    经过血土的培养,无相鬼体内的一魂一魄已经如同一颗定时炸弹,而当失去皮肉封印后,一魂一魄会顷刻间爆炸。

    司夜捏一把冷汗,他手里并没有能抵挡一魂一魄爆炸伤害的符篆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。

    “带着徐钰回来吧,这次是我低估那小道士了,我有办法救她。”方堂低沉的声音传到陈志祥耳中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东西,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,一定有什么要求吧。”陈志祥停下来动作,心中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那是自然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?等你回来也与我签下鬼灯契约。

    你要愿意的话,打碎钰儿手上的镯子便可。”说完,方堂便切断了与陈志祥的联系。

    “小道士,这次算你狠!”陈志祥说着一道鬼气向司夜打去,司夜往旁边一避,鬼气打中了徐钰手上的镯子。

    镯子被打鬼气打成碎片,形成了一块黑洞将陈志祥与徐钰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司夜见两只无相鬼走了,再也站不住了,眼前一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司夜再次醒来,发现自己正在自己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叶子,你终于醒了!”周康康胖乎乎的脸出现在司夜眼前。

    司夜捂着隐隐作痛的脑袋爬了起来:“我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顿时司夜想起来唐瑶:“唐瑶,唐瑶呢。”司夜拉着周康康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司夜,我在呢!”此时门口传来甜蜜的女声,司夜赶忙看去,正是唐瑶。

    唐瑶走了过来,将一碗水递给司夜:“司夜你快把二师叔做的这碗符水喝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喝,他画的符水喝了除了可以当泻药,没半点用处。”司夜并没有接唐瑶手中的符水,而是直勾勾看着唐瑶。

    “嘿,你这小没良心的,师兄我画个符水容易吗?。”一旁的张伯文听司夜这么说自己画的符水,气的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周康康笑着将张伯文挡住,给司夜与唐瑶创造二人空间:“走走走,文叔,司夜反正也醒了,咱出去吃饭吧,我都饿死了。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