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, 第二十八章 无相鬼免费阅读

第二十八章 无相鬼
    “你们说有没有可能墓主并不是变成了僵尸?”坐在一旁的周康康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司夜陈真璨两人都看向他,周康康尴尬的挠了挠头:“我随口一说的,你们这么看着*嘛......”

    司夜一拍脑袋:“对啊,血土也不定非要养僵尸啊!可除了僵尸外,*还讲过血土会养什么来着?”司夜闭上眼睛飞速运转大脑,想着小时候*讲血土时还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十五年前

    “血土是僵尸形成的必不可少之物,徒儿将来你如果看见血土,切记切记要避而远之!”张世尊将一块热乎乎的红薯递给了司夜。

    “徒儿知道了,那*血土还能养出其他妖魔鬼怪吗?”司夜接过*手中的红薯,小手将软烂的红薯一掰为二,大一些的一半递给了*。

    *笑着摸摸司夜的头:“*吃过了,司夜自己吃。”张世尊又抬头看着的屋外鹅毛大雪:“血土还能养无相鬼!”

    “无相鬼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种怨气很重的鬼,经过血土的滋养,等到了一定境界,他们便可破土而出,同时会脱去自己的骨头,只留下皮肉,他们最大的本事便是可以变成他们看见的任何人,他们变幻的人,就连在一起生活几十年的人也很难发觉。”

    张世尊讲诉着世界奇奇怪怪的故事,而篝火旁的司夜听着这些故事进入了梦乡......

    司夜睁开眼睛:“无相鬼!”

    “将有怨气之人用秘法留住一魂一魄葬与血土之中,日日受血土滋养,随后破土脱骨,只留皮肉,是世间少有还能拥有自己实体的鬼,它最大的本领就是能变成所看见的人。”司夜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陈真璨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两人异口同声说道。

    南林公墓旁陈家村

    “*,我问过了陈老狗家里和他们家附近邻居了,从昨天到现在都没见过陈老狗。”苏一洋擦了一把头上冒出来的汗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休息一下吧。”陈真璨和司夜蹲下村口一人啃着一只雪糕,见苏一洋回来了也递给她一支雪糕。

    “周康康去陈老狗常去的地方也查过了,没见到他。”司夜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陈真璨见时候也不早了,于是带着司夜三人找了一家餐厅随便点了些菜,吃完后陈真璨便送司夜与周康康回了香烛店。

    “司夜你说那陈老狗会去哪了?”周康康打着游戏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昨天就死了。”司夜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那你怎么不告诉陈警官?他到南林说是互相学习,你可能没看见,他口袋揣着的胸牌我可看见了,上面写的是龙城陈教官。

    他明显是来教课的,司夜你不告诉他实情,他破不了案,南林那帮警察怎么看他。”

    司夜没想到周康康观察的这么仔细,这一点司夜的确是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司夜欣慰的点了点头,看周康康的眼神仿佛是自家的孩子终于长大了:“我不告诉他,是准备自己查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无相鬼,还有一点我没说,如果无相鬼吞噬了一个人,那么他会得到此人的记忆和生活习惯,甚至气息这些也会基本上一样。

    今天来的陈老狗我愣是没看出异常,甚至他的身上没有一丝鬼气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周康康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意味着真的陈老狗可能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,现在存在陈老狗其实是一只无相鬼,所以现在这案子已经不是陈警官他们能解决的了。”

    周康康挠了挠头:“那既然无相鬼已经得到了陈老狗的肉体,他明明可以昨天就能直接走掉,为什么还要留下等着被陈警官带到治安局,这不是多此一举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现在的疑问。”司夜一只手有节奏的敲击着柜台,只要一思考问题,他都有这个习惯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思考时,香烛店的门被敲响。

    “司夜,周康康这大白天你们怎么把门关着,二师叔要看见肯定要骂你们咯。”唐瑶提着一只大塑料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瑶你怎么来了?这里坐。”周康康立马给唐瑶让了个座位,让她坐司夜旁边。

    “你们今天不是上课吗?怎么跑香烛店来了。”司夜有些不解唐瑶现在应该在上课才对。

    唐瑶从塑料袋中拿出一包薯片递给了周康康:“导员为了让我们班能更好熟悉彼此明天班里组织去郊游野炊,所以今天下午让我们出来采购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周康康接过薯片,便在一旁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司夜应了声,便不再说话,他还在想着无相鬼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唐瑶又从塑料袋中拿出一包鱼干递给司夜。

    司夜看了一眼:“我不吃鱼干。”司夜并不喜欢鱼腥味,所以他从来不吃鱼。

    唐瑶点了点头,将鱼干包装袋撕开,自己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夜将唐瑶带来的塑料袋拿来翻找自己喜欢的零食时,口袋中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他将手机拿出一看,来电属名陈千雪:“奇怪,陈千雪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喂,千雪姐......”还没等司夜说完,电话那边传来陈千雪焦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夜道长,你快来北群大厦一趟,我们这有人中邪了挺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十分嘈杂,陈千雪说完,似乎是把手机拿到了一边,司夜听见电话那边有搏斗的声音。

    司夜也不管陈千雪能不能听见,应了声马上就到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胖子,你留家里看店,我出去一趟。”司夜说着就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“司夜你去哪,我也要去。”唐瑶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北群大厦出了点事,我去处理下,你就在店里陪胖子吃零食看电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,我也会降妖除魔呀,能帮上你的,你就带我去吧。”唐瑶这时已经跑到司夜旁边,拽着司夜的手臂撒娇。

    司夜一愣,自从长大后唐瑶就没撒过娇,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,唐瑶撒娇还是这么可爱。

    “唐瑶虽然主修医顺,可法术这一块也不比胖子差,就带她去吧。”司夜想着,便点头答应了唐瑶。

    北群大厦

    司夜刚进大厦,便看见了熟人张凯。

    “夜大师你总算来,我还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!”张凯赶忙拉着司夜往电梯走去,全然不顾自己董事长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电梯里司夜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那十七层北群教育中心,一男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中邪似的见人就打,现在人退了出来,他就开始打砸东西。”张凯擦了一把头上的汗。

    “就这?那你们直接找警察不就好了?”司夜当成了普通的失心疯。

    “糟了,门口那警察就是来解决这事情的,结果警察没能*他,都用上麻醉剂了,他都一点屁事没有,还把一警察头皮都撕了下来。”张凯说着还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张凯这么一说,司夜也感觉到了不对:“是不是麻醉剂量少了?”

    “哪能啊,都用了几个成人量了,再用就是致死量了。”张凯说着电梯已经到了十七层。

    司夜三人走到北群教育门口,有不少人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夜道长,你终于来了。”此时人群里走出一位女子,女子穿着职业ol裙套装成熟又带着一丝妩媚。

    司夜闻声看去原来是陈千雪:“千雪姐,现在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陈千雪带着司夜走到北群教育门口,教育中心的墙是几块大玻璃,众人能看清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见北郡教育里面,一男子正在砸着一台电脑,男子面前有四名警察拿着警官与防爆盾,在角落还有一名警察手捂着头鲜血直流,他应该就是刚刚张凯说的那名警察了。

    四名警察相互给了个眼神,随后一同发难,朝着男子冲去。

    男子见警察进入了自己在地上画的圈,立马狂吼一声,拿着电脑显示器就在手中舞动,显示器在男子手中就像是大刀,舞动间居然还带着破风声。

    王队准备强行突破,结果警棍直接被男主手中的显示器打飞出去,要不是一旁的队员及时用防爆盾挡了一下,王队的脑袋就要被男主开瓢,四人赶忙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司夜看出男子是被脏东西上身了,便打开了北群教育的大门与唐瑶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几位警察大哥,这交给我们吧。”司夜说着走到玻璃前,将窗帘一扇扇关上。

    四名警察回头一看是个二十来岁的男生:“开什么玩笑,赶紧出去这里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王队,这小兄弟有道行,你赶紧先带着他们出来吧,他能解决的。”这时门口的张凯开口了。

    王队长一看,正主都开口了,自己手下也受了伤,便下命令先撤退,出了北郡教育他并没有走,只是让一名警察带那名受伤的警察去了医院,自己和其余三人则是留了下来,只要司夜两人在里面有一丝危险他便会第一时间冲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胡闹吗,他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孩子,还有旁边那女生,应该还是未成年吧,怎么解决?”王队质问张凯。

    张凯讪讪一笑:“王队术业有专攻,你瞧好,这事也就夜大师能办了。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