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, 第二十七章 守墓人免费阅读

第二十七章 守墓人
    北群市南林公墓

    午夜十二点刚过,守墓人陈老狗手里拿着一瓶牛栏山,一边唱着小曲一边用手电灯四下查看。

    对于守墓人这份工作,特别是晚上的守墓人,说不怕都是骗人的,如果不是债主逼得紧,陈老狗怎么也不会来做守墓人的。

    陈老狗这人就爱一个赌,可他偏偏手气又差,十赌十输。所以欠了一*外债。

    半年前实在被债主逼得走投无路,便应聘了这么一份工作,工资高,事还少。

    他这个月负责的是晚上执勤,今天也和往常一样,拿着手电灯的陈老狗准备最后再巡察一遍,就躲值班室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他巡视完新墓区后,给自己猛灌了一口牛栏山便往老墓区走去。

    老墓区都是十年以上的老坟,那边并没有水泥路,最关键的老坟区有不少坟墓都是棺材下葬,这多多少少让陈老狗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陈老狗看过不少鬼片,那些鬼片中鬼啊僵尸的,都得有身体才吓人。

    新坟区严格按照国家要求,尸体都是一把火烧了,打心里陈老狗就不怎么害怕。

    可老坟区那些棺材下葬的,陈老狗想想就汗毛倒竖。

    “再干一个月,等把债还完老子就不干了。”陈老狗恶狠狠骂了一句,就往老坟区走去,嘴里哼着小曲给自己壮胆。

    “大路断了行车量,小路断了行路难,十家上了九家锁,还有一家门没关,叫老乡请听言,点起了大难香请神仙呐,哎咳哎咳呀,呀呀呀!”陈老狗唱着唱着突然颤了音。

    陈老狗瞪大了眼睛,原来不远处一座老坟,一只手笔直的伸在那,陈老狗以为自己看花眼,揉了揉眼睛,再定睛一看土里又冒出一只惨白的手。

    陈老狗被这场景吓得尿了裤子,只感觉脑子一热,一声惊惧的惨叫后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警方来到了南林公墓,在昨天冒出手的那一块墓地此刻出现一个大洞,一具白骨趴在大洞旁。

    “*这案子你怎么看?”苏一洋手里拿着笔记本问陈真璨。

    陈真璨被派到北群来讲课,没想到刚来就遇上了案子,上面决定让他来查办这件案子,他们相信课讲的再好,也不如实践有用。

    “按照常理来判断,应该是有人盗墓,但你知道,棺材里并不会放贵重陪葬品。”陈真璨说着,指向朱红色棺材,棺盖从中间拦腰折断,一半掉进了棺材内,一半倒在棺材一旁。

    棺材内是一件褪色的被子,依稀可见当初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除了被子,就只剩下一些发黑的团状物,那是变质的馒头,现在硬的堪比石头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以外,一沓沓泛黄的冥币散落在棺材各处。

    “那非常理判断呢?”孙一洋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鬼怪作祟!”陈真璨看向坐在不远处已经痴傻了的陈老狗。

    北群南林治安局内

    这被陈真璨暂时征用作为临时办公室,陈老狗此刻正坐在陈真璨对面。

    结果十分钟的询问,陈真璨已经确定他是真被吓傻了,正当陈真璨一筹莫展,准备送陈老狗去医院时,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请进!”

    “陈警官,你怎么来北群了。”司夜与周康康走进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两市警察互调学习嘛,没想到刚开就遇上这案子。”陈真璨示意两人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来的时候大概听苏警官讲了下,这案子定性是偷尸未遂?”司夜坐了下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只能这么定性了。”陈真璨起身给两人各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么简单,你也没必要找我来了吧。”司夜拿起水杯喝上一口。

    周康康并没有喝水,他自带了一桶可乐。

    “大概昨晚十二点,住在南林墓地附近的居民听见公墓传来男人的一声惨叫,但毕竟是大晚上还在墓地,所以没人敢出来查看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早晨,南林墓地的守墓人许海来换班,发现老坟区一座坟被掘开,夜班陈老狗就倒在一边,我们才收到报警。”陈真璨将事情大概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一旁的陈老狗。

    “鬼,鬼啊!”一旁的陈老狗颤抖着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当时吓晕的男人吧?已经丢了二魄了。”司夜刚进门便注意到陈老狗,只是刚刚陈真璨在讲述事情大概,他便没问。

    陈老狗哭的梨花带雨,手里还死死握着手电筒。

    “丢了二魄?有什么办法能治好他吗?”陈真璨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他是被吓走了二魄,人有三魂七魄,魂是固定在身上的,没了人也就凉了,但七魄不一样,七魄很容易离体,被吓到,或者被什么脏东西缠住,七魄都很容易丢掉,很多时间过一段时间七魄便会自己回来。”司夜拿出一张符篆点燃,随后将符篆灰倒入周康康的水杯中。

    “来,张嘴!”司夜走到陈老狗面前。

    陈老狗很听话的张开了嘴:“啊”。

    “咕咚咕咚”司夜将一杯符水给陈老狗灌了进去:“这丢魄轻则伤风感冒,重则变成植物人,这人现在丢了二魄,不算严重,只是痴傻了。”

    喝完符水的陈老狗还是傻愣愣的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好像没用啊?”陈真璨见好像符水并没有效果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,你回家不得要点时间?”

    陈真璨一想也是,便不再言语,三人就这么看着陈老狗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,陈老狗打了个冷颤,双眼也慢慢有了神,他茫然四顾,直到与司夜几人对视:“警官?我这在哪啊?我可没犯事啊警官!”陈老狗一下子跳了起来,对于他这种赌徒,看见警察第一反应便是赶紧躲开。

    “坐下,别这么激动。”陈真璨敲了敲桌子。

    陈老狗乖乖的重新坐回位置:“警官,我真没犯事。”他一脸苦瓜相。

    “你犯没犯事到时候会有南林警察去调查,我现在想问的是昨天晚上十二点左右,南林公墓发生了什么?”陈真璨一脸严肃的看着陈老狗,看的陈老狗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没,没事啊,能有啥事?我就和往常一样新墓区巡察,然后是老墓区。”陈老狗正说着,脑子里突然想起昨天发生的恐怖一幕。

    陈老狗傻愣愣的坐在那。

    陈真璨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陈老狗这才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警官,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?”陈老狗压低声音询问,似乎怕陈真璨一个不高兴,定自己个封建迷信的罪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们今天就是来问你这件事的。”陈真璨表情没变,陈老狗这才安心一些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十二点,我准备最后再检查......”陈老狗将昨天看见那双手的经历又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陈真璨问一旁的司夜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司夜看了一眼陈真璨又看了一眼陈老狗,陈真璨懂了他的意思:“陈老狗,你先回去吧,有什么事我再找你。”

    陈老狗早就想走了,在这他浑身不自在,一听陈真璨让自己走,赶忙点头哈腰的走出办公室,随后一溜烟跑远了。

    “十年老坟,尸体诈尸。”司夜呢喃着。

    “那老坟墓主人知道是谁吗?”司夜问道。

    “墓碑太老了,上面的字已经看不清,只知道姓陈。”陈真璨回答。

    “嚯,陈警官喊来一个陈老狗调查一个姓陈的墓主,话说今天你们老陈家这是要五百年后再续前缘呀。”司夜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嗯,所以这案子你怎么看!”陈真璨此刻没有开玩笑的心情。

    司夜见陈真璨一脸严肃,也收起开玩笑的心思:“你刚刚不是也察觉到陈老狗描述尸体手部的细节了吗?”

    “惨白?”陈真璨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,刚刚还特意重新问陈老狗确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对,惨白说明尸体爬出来时是有皮肉的,可你们拍的照片,这分明是一具白骨!”司夜挑出桌上一张照片移向陈真璨。

    “你再看你们拍的这张照片,棺材盖被拦腰折断是个重点,这种棺材材质是杉木,结实防腐是它的特点,这么厚的棺材盖被折断,需要多大的力气,你可想而知。”司夜又将照片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最关键的是泥土,这块墓地里居然全是血土!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说法吗?”陈真璨不懂这些问道。

    “*曾经说过:有血土的地方不一定会有僵尸,但出现僵尸的地方一定有血土!”司夜说出了他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这墓主变成了僵尸,将棺材盖击碎,然后逃了出来?”陈真璨若有所思:“可那也不对,地上不是有具白骨吗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那具白骨不是墓主?”司夜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比对过棺材中的寿衣和骨头上的一些细微残留,那具白骨是墓主的可能性几乎为100%”陈真璨拿出一张报告递给司夜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陷入了沉默......

    南林一栋老式居民楼

    一位身穿斗篷的女子此刻正站在天台,而背后生锈的铁门在‘吱嘎’一声后,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一名中年男子走到斗篷女子背后:“钰妹!”

    女子回头,将斗篷帽子脱下,一张绝色倾城的脸露了出来:“志祥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正是陈老狗,他见到女子的模样,双手从下巴居然往上撕扯自己的脸皮,等全部撕下,一张年轻帅气的脸庞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名叫钰妹的女子哭着一头扎入男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钰妹,我已经见过老头说的那个小道士了,他也不过如此。等咱们解决了他,我就可以带你远走高飞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点头不语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