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, 第二十三章 十年往事(上)(番外)免费阅读

第二十三章 十年往事(上)(番外)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王涛拍了拍蹲在地上的法医颜梦,颜梦正在专心记着笔记,冷不丁被王涛这么一拍,吓的一哆嗦。

    她赶忙回头一看,一看原来是王涛,气呼呼的给了王涛一记粉拳。

    “死王胖,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!”随后用手拍了拍胸口。

    王涛讪讪一笑:“呀呀呀,我们梦大警花不是天不怕地不怕,怎么也会被吓到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,这阴森森的屋子,这至少十年前的尸体摆着,换作是你,你不怕,还有我是怕吗?我是被你吓到了?”颜梦指了指地上打坐的一具身着道袍的尸体,随后捏住了王涛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疼疼疼,姑奶奶松手松手。”王涛疼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颜梦松开了王涛,王涛揉着耳朵:“不会吧?这尸体保存的这么完好,怎么看也不像有十年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也是我们现在在疑惑的问题,如果要找到原因,还需要将样本带回去进一步化验才能得到答案。”此时一直在观察身着道袍尸体的李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培,你说尸身不腐有没有可能和这有关?这红色的粉末是什么?”陈真璨指了指道袍尸体胸口与手上的红色粉末。

    “这是朱砂粉,的确有起到一定的防腐的作用,可也不至于将尸体保存的如此完好。”李培用手背推了推眼镜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看这木屋,”李培用手在木屋柱子上轻轻一划,再将手指伸出给几人看:“这林中早晚水雾大,木屋里面常年潮湿,尸体在这种环境内,细菌滋生是其他地方的数倍,按照常理这具尸体早就应该腐烂的只剩下白骨了,可经过我们的检验,这具尸体违背常理的地方太多了,它至少在这存在了十年,这也是最不科学的一点。”李培从事法医工作近二十年,也是第一次遇上如此奇怪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要不咱先吃饭吧?”王涛说揉了揉肚子。

    这时大伙才想起来,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。

    “颜梦,走先吃饭吧,吃完再继续工作。”李培脱下来了橡胶手套,颜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璨哥,你不吃饭吗?”颜梦走出木屋,见陈真璨还杵在木楼了没出来吃饭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去吃吧。”陈真璨正在看着李培刚刚摸得柱子,柱子上有几个洞眼,洞眼呈漏斗形,明显是弹头打出的洞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手枪打的,铅弹没办法打这么深,应该是铜弹头或者是钢弹头。”

    当陈真璨在一个洞里发现了弹头,证实的陈真璨的猜想,陈真璨将弹头取了出来,这颗弹头是金属材质,外面原先应该是涂了一层铜漆,可现在铜漆已经氧化。

    “老培,你过来下。”陈真璨喊了一声李培。

    李培抱着一份盒饭走了进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洞眼能判断出是什么时候打的吗?”陈真璨指着一个洞眼。

    李培走近了些,眯起眼睛仔细观察了两分钟:“大概也是十年前左右打的,这个形状,是枪眼吧?。”

    “对,是枪眼。”陈真璨说着将手中的弹头给李培看。

    “你是怀疑这位死者死于枪杀?这个可以排除,因为死者身上没有弹孔上,甚至我到现在还没发现他的致命伤在哪。”李培吃了一口饭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说这个洞眼是十年前左右被子弹打的?”陈真璨愁眉。

    “可你看这颗子弹。”陈真璨将子弹交给李培。

    李培又看了看弹头:“这颗子弹铜漆现在的氧化程度,结合气候判断这颗子弹头留在这,应该也有十年左右了,你如果要再具体点的时间,需要带回去化验,这颗子弹怎么了?”李培有些不解,陈真璨到底让自己看什么。

    “编号px18-0.09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陈真璨问道。

    “奇怪,哪奇怪了?哦,那个枪械这一块我并不是太了解。”李培提了提眼眶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王涛此刻也捧着饭走了进来,看了一眼弹头上的编号“px18-0.09是国产的新式手枪px18的专配子弹,但是这种新式手枪是这两年才被派发下来。”王涛说着指了指陈真璨。

    “老璨的意思是,为什么十年前会出现这两年才生产使用的子弹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为什么十年前会出现这两年才出来的新式手枪射出的弹头?”陈真璨从武装带上取下上面刚配发的新式手枪‘px18’:“这种手枪,我也是今年才拿到。”

    王涛看了一眼:“是啊,可羡慕死我这拿老92的啦。”

    王涛说完,几人都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吃饭吧,我再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。”陈真璨见李培和王涛给不出答案,又在木屋内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就当陈真璨在走到道袍尸体后面时,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条形坚硬的物体。

    陈真璨蹲了下来,将地上的杂草拨开,顿时陈真璨眼前一亮,一把透着寒光的宝剑出现在了陈真璨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!”陈真璨惊讶这杂草堆里怎么会有这么一把宝剑。

    陈真璨捡起宝剑,剑身长二尺一寸,不知在草丛里沉睡了多少年,但剑身却无一处生锈,剑身透出的寒气令陈真璨都感觉胆颤,陈真璨一时也看不出这把宝剑是什么材质。

    “老培,你看下这把剑。”陈真璨叫了一声,可没人回复。

    “老培。”当陈真璨回头一看,愣住了,自己现在居然身处一片树林之中。

    刚刚还是烈阳高照的中午,此刻已经是晚上,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了下来,这些树丛里传来各种昆虫的叫声,陈真璨想到了看过的一些鬼片,即使身为警察,此刻也感觉到了恐怖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?难道我捡把剑把自己捡穿越了?”陈真璨被自己这个荒唐的想法逗乐了。

    “系统,”陈真璨心里默念了一遍,平日一喊便有回答的系统,今天居然没有了反应:“系统兄弟?”陈真璨这次喊出了声,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得,看样子‘系统’是靠不上了。”就当他不知去哪时,不远处走来一名身穿道袍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老道士,这......”陈真璨走到近前本打算问下这是哪里,可当他看见老道的脸时,他说不出话了,眼前这老道不正是木屋内那具尸体吗?

    陈真璨立马汗毛倒竖,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摸枪。可老道士比他还快,陈真璨刚摸到腰间的手枪,老道已经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,将他手里的枪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施主,你我初次相遇为何见面就要拔枪呀?”老道士笑着摇了摇头,将手枪拿在手中把玩。

    “老道士您......您不是已经死了吗?在木屋里!”陈真璨这下语气也软了下来,刚刚太过震惊,没弄清敌我就拔枪的确有些鲁莽。

    “哦?我死了?”老道拿起酒壶喝了一口:“我是怎么死的?”老道说着将手枪扔给了陈真璨。

    陈真璨接过手枪,放回武装带:“藏仙山中有栋清末时期的木楼,我们接到报警说木楼里发现一具男尸,那具男尸就是......”陈真璨指了指老道士。

    “你接着说。”老道一脸淡然。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陈真璨一摊手,他知道的也就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,在木屋内寻找线索的时候,我无意间找到一把宝剑,捡起后莫名其妙就来到这了。”陈真璨想将宝剑拿给道士看,可此刻他却找不到宝剑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找这把剑吗?”老道士说着,从背后抽出一把二尺一寸的剑。

    “对!”陈真璨一眼便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道士看着宝剑,久久不语似乎进入了冥想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老道士才开口“施主,你并非这个时代之人?”

    老道士这席话把陈真璨说懵了,不过很快陈真璨便冷静下来,他看了看眼前的老道士:“并非这个时代之人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2007年7月,这是藏仙山!”老道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07年?这么说我真穿越了?”陈真璨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,居然真穿越了。

    老道士又问道“还没请教施主尊姓大名,老道我姓张名世尊。”老道士做了个拱手礼。

    陈真璨立马回礼:“陈真璨,张道长刚刚多有冒犯,如果现在是07年,那我的确穿越了。”

    张世尊见陈真璨好像并没有太吃惊,有些疑惑:“陈施主,你穿越了,不应该很吃惊吗?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有些吃惊,可我这人神经比较大,现在已经释然了。”陈真璨挠了挠头,如果换成一年前的陈真璨,他也许会很吃惊,可自从半年前得到了‘系统’,经历的稀奇古怪的事太多了,穿越就没那么让他接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陈真璨想了想,又做了个拱手礼:“那敢问张道长我该如何回去?”

    张世尊思索了下:“你是被清风剑带来的,如果贫道没猜错,当你拿着清风回到木楼,应该就能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木楼,不是张道长你的......”陈真璨更加不解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贫道算过今日吾当殒命在此。”张顺尊严肃起来:“贫道后推十年,算的你是我徒儿司夜的贵人。”

    陈真璨脑子飞速运转,终于弄清了事情大概,也就是说自己被一把剑带回了十年前,马上会看着张道长殒命,然后等他回到十年后,他会成为张道长徒弟的贵人。

    陈真璨猛吸一口冷气:“这剧情,也就小说里能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张世尊看着陈真璨:“陈施主,待你回到十年后,还望照顾我徒儿一二,这枚古币你留着,危急时刻可救你一命。”说着他将一枚古币递给了陈真璨。

    陈真璨接过古币,这枚古币并非任何朝代的古币,上面篆刻着‘三顺通法’四字,陈真璨接过古币,触手并没有金属该有的冰凉,而是温热,这种温热并不是人体温带给古币的,而是古币自带的温热。

    陈真璨谢过张世尊,随后将古币放入口袋。

    张世尊见陈真璨接了古币,点了点头,带着陈真璨往树林深处走去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