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, 第二十二章 唐瑶的梦魇免费阅读

第二十二章 唐瑶的梦魇
    “万法自有天定,三顺自有法随,法立吾身,天道三顺,真火起,万鬼灭,”司夜手中的符篆顿时阴气大盛。

    不好,方堂第一时间发现司夜的异常,他感觉到了死亡,赶忙念叨法诀准备逃跑。

    “呵呵臭老头,晚了,我早就说过擒贼先擒王,”司夜说着已经看向了方堂:“消灭你,这勾魂自然就一起消灭了对吧?”

    “焚鬼诀,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司夜喊着,符篆向方堂打去。

    方堂瞬间被黑色火焰组成的八道火龙围住,他还不死心,还在念动百里传法诀,法成,他化作一道黑色流光,向着窗外飞去。

    可还没飞出房间,就被一条黑火巨龙一口咬住,随后吞进肚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张顺那边的勾魂鬼将也瞬间化为了飞灰。

    而张三的灵魂,如同一张薄薄的塑料纸缓缓飘落在地。张顺见状赶忙接住哥哥的灵魂,点燃引魂灯将哥哥的灵魂重新领回身体。

    此时的‘焚鬼诀’已经结束,在刚刚方堂待的地方只剩下一只旱烟杆。

    “以物幻人,方堂这老家伙道行的多高?”司夜有些震惊的捡起旱烟杆。

    “司夜,”唐瑶将勾魂镰递了过来:“来吧!”

    “对了,司夜你将这个吃了吧。”唐瑶说着,将清水给的安魂丹给了司夜,随后又走到张三旁,将清水给她的那一颗放入了张三嘴里。

    “安魂丹?唐瑶我灵魂比较强大,不需要的,给你拿去吃吧。”司夜说着将安魂丹递给唐瑶。

    “不用,清水给了我一瓶呢。”唐瑶说着假装吃下一颗丹药。

    “我们开始吧!”

    司夜见唐瑶也吃下安魂丹了,便不再推辞,服下丹药后,接过唐瑶手中的勾魂镰。

    司夜紧紧握住唐瑶的手,两人一同坐在了地上:“张顺,马上还麻烦你引导我们灵魂归体。”

    张顺点了点头,见哥哥张三现在已经安全了,便拿起引魂灯走到司夜唐瑶面前:“开始吧,司夜师叔。”

    司夜将勾魂镰刺入自己与唐瑶的身体,没有施展法术的勾魂镰并不会造成肉体上的伤害,勾魂镰如同穿过两张白纸一样,穿过两人的胸膛,可却带出了两人的灵魂。

    失去灵魂的两人如同瞬间倒地,张顺赶忙将二人拉住,轻轻让两人落地。

    张顺见两人灵魂已经离体,先在司夜面前点燃引魂灯,司夜的灵魂便跟着引魂灯的火光进入了司夜的身体。

    随后还是一样的操作,引导着唐瑶的灵魂也归了体,可在引导唐瑶的灵魂归体时,出现了身体排斥灵魂的现象,就好像两块吸铁石两个正面无法相容一样。

    这么急坏了张顺,因为灵魂离体不能太长时间,如果时间长了轻则变成痴呆,重则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只是排斥了一小会,很快唐瑶的灵魂还是进入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唐瑶,张三怎么样了?”此刻司夜率先醒来,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司夜师叔,我哥他已经醒了,在打坐呢,唐瑶还没醒,我把过脉了,发现一切正常,按道理也应该醒了。”张顺眉头紧锁的看着地上的唐瑶。

    “唐瑶,”司夜赶忙扶起一旁的唐瑶,轻轻摇晃着:“醒醒,唐瑶。”

    可唐瑶并没有反应,司夜抓起唐瑶的手臂,给她把脉,发现唐瑶的脉象正常,便安心了些。

    司夜一把抱起唐瑶:“张顺你扶着你哥,我们先离开这吧。”

    四人上了张凯的车,便驶离了都府小区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让他们走了?”都府小区a栋楼顶,一个身穿斗篷的女子对方堂说道。

    方堂看着手中属于勾魂鬼将的那盏灯笼:“那小子这么强,连鬼将都不是他对手?”

    “是勾魂那小子太轻敌了,这次我去,保证一个不留。”女子阴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好好想想,志祥现在也快到鬼将级别了吧?”方堂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也就这两天的事了。”女子嘴角挂起微笑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等吧,葫芦娃救爷爷可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。”方堂说完,化为一道黑色雾气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方堂走后,女子看着天空:“陈志祥,我们也快十年没见了。”女子从手中拿起一只黄金的发簪,发簪十分精美,上面用金丝编制出一直展翅的百灵鸟。

    女子看着手中的发簪,似乎回想起一些往事,久久伫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道长香烛店

    司夜看着手臂上的真火印:我是姓顾吗?

    司夜想起在小天地里,*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师叔,唐瑶这情况不对呀!”张三看着躺在床上的唐瑶。

    司夜收回了心思,走了过来,现在的唐瑶呼吸平稳,脉搏正常。司夜也不知为何唐瑶迟迟不醒。

    “的确奇怪,按道理灵魂归体唐瑶应该醒了。”司夜抚摸着唐瑶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清水此时刚好也从外边走进了屋:“小妮子怎么了?她灵魂没归体吗?”

    “归体了,我们三也服用了你给的安魂丹,按道理唐瑶应该醒了。”司夜紧锁眉头。

    清水一听便知道了问题所在,这傻姑娘肯定是将自己的‘安魂丹’给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“灵魂入体不稳,进入自我保护状态,导致小妮子陷入自己的梦境了。”清水摇了摇头:“你们先去休息吧,杵着她也醒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大概多久唐瑶能醒过来?”三人异口同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短则半天,长则可能一辈子也醒不过来。”清水看着躺在床上的唐瑶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一辈子醒不过来?不行清水姐你一定有办法唤醒唐瑶是不是?”司夜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清水想了想:“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一试。

    茅山派你们都知道吧?

    三人点头,大名鼎鼎的茅山派三人自然知道。

    茅山派有个叫‘龟仙入梦’的法术,可以进入人的梦境中。

    可以试试使用这个法术能进入小妮子的梦境,将她带出来,小妮子应该也就醒了。

    但这个法术只有茅山派内门弟子会,现在的茅山派,别说请茅山内门弟子了,没点关系你们连外门弟子都请不到。”清水说着,还以为会看见司夜愁眉苦脸,可司夜听到这居然感觉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“这个呀简单,唐瑶她们学校那个叫林鑫的,不就是茅山内门弟子吗?”司夜说着往屋外跑去:“我现在就去把他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巧吗?”清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三张顺。

    张三张顺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北群新校区食堂

    “你挺出名呀!”司夜一*坐在了林鑫旁边。

    林鑫吃了一口饭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就在校门口问了句你在哪,”司夜指了指前面一桌几位女生:“这几位女生立马带我来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做什么?”林鑫看了看那几位女生。

    “你会‘龟仙入梦’吗?”司夜见林鑫板着脸,索性也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会,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,帮我用‘龟仙入梦’救个人。”

    林鑫看着司夜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,他也笑了:“呵呵,我凭什么帮你?”

    “救的是唐瑶。”

    林鑫听到是唐瑶,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: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司夜将勾魂鬼将事讲给了林鑫。

    “事情的大概就是这样,现在唐瑶陷入自己的梦境之中,没办法醒来......”

    还没等司夜讲完,林鑫已经站了起来:“我吃饱了走吧,这次算你欠我个人情。”林鑫说着,已经走出了食堂。

    司夜有些无奈,清水的人情没还,现在又多了个债主,可想到是为了唐瑶,他也没多想便一口答应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别说一个,一百个都成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欠我一百个人情。”林鑫突然停下脚步,回头说道。

    司夜没想到林鑫比自己还皮,讪讪一笑:“开个玩笑,一个就够了林鑫大校草,走走走救人要紧。”

    道士香烛店

    林鑫看了一眼唐瑶,眉头紧锁唐瑶这是陷入梦魇了。

    “还好你们找我及时,唐瑶是被梦魇缠住了。”林鑫说着点燃了七盏灯。

    “梦魇?不会吧,我看小唐瑶还挂着微笑,被梦魇缠住不是会做噩梦吗?”周康康问道。

    “梦魇不一定是噩梦,一些让人不能放下的事或者人,这些事与人都会将梦的主人困在梦里,这就是梦魇。”林鑫又在自己手上和唐瑶手上系上红绳。

    “司夜,还请帮我入梦。”林鑫说着,递给司夜一张瞌睡符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司夜接过林鑫手中的瞌睡符。

    司夜看了看瞌睡符:“你们茅山的符篆,我不会用呀!”司夜又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用你们派入睡的方法,快点,不然灯灭了,我就没办法进唐瑶的梦里了。”林鑫看了看七盏灯。

    “好的,胖子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!林鑫得罪了。”胖子拿起雷击木还没等林鑫反应过来,一棍子敲他后脑勺。

    林鑫回头瞪了一眼周康康,然后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林鑫再次醒来,自己正处于一个大殿之内。他抬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青天宫?这就是唐瑶的梦境吗?”林鑫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殿中央三清神像下有一位老者正在打坐,似乎进入了冥想。

    他正准备上前时,大殿门口走进两个孩童,男孩十岁左右,女孩要小一些。林鑫一眼便认出两人正是小时候的唐瑶与司夜。

    唐瑶见老者正在打坐,对着司夜比了个嘘,两个孩童便蹑手蹑脚走到老者面前。

    “一个大西瓜,一刀切两半,司夜一半,唐瑶一半。”小唐瑶在老者脸上画了个太极,随后几人交谈了一番,便准备出门了。

    林鑫也被此刻的场景吸引了,曾几何时他也唐瑶一般无二,慢慢的林鑫也陷入了自己的梦魇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陷入自己的梦魇之中了。”就当林鑫即将沦陷自己的梦魇时,他念起了清心诀。

    在一遍遍的清心诀中,林鑫居然靠着强大的自控能力,居然硬生生走出了梦魇,找回了自我。

    “唐瑶,走我们该回去了!”林鑫走上前去,拦住三人。

    “林鑫学长!你怎么来这啦?”唐瑶见是林鑫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带你回去,你现在被困在梦里了。”林鑫微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梦?这是梦吗?”唐瑶看着*与司夜。

    林鑫在唐瑶额头轻轻一点,唐瑶身体一颤,看着眼前的*与司夜,想起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已经十七岁了,这里发生的一切不是十年前的事吗?。”唐瑶突然醍醐灌顶。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这是真实的,那你怎么能第一时间叫出我的名字呢?”林鑫拉起唐瑶的手。

    “那让我和他们好好道个别吧。”唐瑶说着转头看向司夜与*。

    “*司夜,小唐瑶现在长大了,我要走啦。”唐瑶的眼眶红了,梦魇创造出了她最开心的时候,现在她要与曾经做告别了。

    “嗯,小唐瑶要按时吃饭哦!”司夜笑着对唐瑶说道,随后牵着*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夫人神好清,而心扰之,人心好静,而欲牵之。”唐瑶被林鑫牵着走在一条四周雪白的通道内,而通道的起点传来唐瑶曾经最爱的《清静经》。

    唐瑶并没有回头,她笑着跟着唱了起来,步伐坚定。

    “唐瑶,你终于醒了。”司夜见唐瑶醒了,这次松了一口气,林鑫见唐瑶醒了,便起身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“司夜,我饿了”唐瑶撅起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胖子赶紧去买唐瑶喜欢吃的。”司夜赶忙扔给周康康一百元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周康康接过钱便往店铺外跑去。

    随后唐瑶又看向准备离开的林鑫:“谢谢林鑫学长。”

    林鑫身体一顿,嘴角也欣慰的笑了,但他并没有回头:“没事,我先走了,你好好静养。”

    司夜也赶忙一抱拳“谢了,林鑫!”

    林鑫摆了摆手,走出了香烛店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