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, 第二十一章 觉醒真火印免费阅读

第二十一章 觉醒真火印
    张顺知道哥哥这张符篆,控制能力霸道只要对方在鬼王级别以下都会被困住,符篆也不是没有缺陷的,它只能控制鬼怪十秒左右,张顺也不含糊,接过司夜扔来的桃木剑朝着勾魂鬼将胸口木牌刺去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!?”几人只见桃木剑一剑深深刺入木牌,勾魂鬼将站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张顺将桃木剑往外一拔,勾魂鬼将直挺挺的倒下,张顺见鬼将没有气息,回过头对着几人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司夜一个飞扑扑向勾魂鬼将,原来就当众人以为解决了勾魂鬼将,都松了一口气,勾魂鬼将突然又爬了起来,对着张顺的脑袋就是一镰刀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司夜动作快,将勾魂鬼将一把扑倒。

    “快摆大灭万杀阵!”司夜喊了一声,还没等司夜站起来,便被勾魂鬼将散发的鬼将气息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司夜,接着。”司夜回过头去,原来是唐瑶给自己扔过来一件东西,司夜定眼一看,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原来唐瑶扔给司夜的,正是打鬼鞭,打鬼鞭在三顺派神坛摆放了数十年,早已沾染了浓郁的道气,可以说是降妖除魔的利器。

    司夜来的路上还嘲笑唐瑶背个大书包来降妖除魔,现在知道自己有多可笑了,这鬼将明显变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唐瑶还在打鬼鞭上加持了真火咒,如果打击目标是鬼类,打鬼鞭会发出灼烧鬼怪生命的道火。

    司夜一鞭抽打在勾魂鬼将的背上,勾魂鬼将本想着先解决二张兄弟,并没有在意司夜这一鞭子,可让他没想的是这一鞭居然直击他的灵魂,疼得他往前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勾魂鬼将也不敢小瞧司夜了,放弃先攻击张三张顺的想法,手中勾魂镰对着司夜劈去,司夜将鞭子一挡,随后借力打力,对着勾魂鬼将的腿又是一鞭,勾魂鬼将吃了这么一击,也发了狠,就在自己即将倒地之时,也对着司夜腿上来了一刀,随后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*。”司夜只感觉灵魂被划开,双腿瞬间失去知觉,也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人一鬼,半蹲着扭打在一块,此时他们的武器显然不适合近距离搏斗使用,一人一鬼,索性将武器丢到一边,你一拳,我一拳,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*,”唐瑶见自己的身体被打的鼻青脸肿,眼眶都红了,不管不顾冲向勾魂鬼将:“不许打脸。”

    结果一对一的局面立马变成二对一,只见唐瑶朝着勾魂鬼将脸上连抓带挠,如同一只发怒的小母老虎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打我脸。”唐瑶一拳打在勾魂鬼将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拳虽然没有加持任何道法,可却把勾魂鬼将打懵了,勾魂鬼将没想到一个没有道法的普通人敢打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家人没教你打人不打脸吗?”还没等勾魂鬼将从懵圈中反应过来,唐瑶手里攥着爆裂符,对着勾魂鬼将打来,这种符篆只会对鬼和阴物造成伤害,所以不用担心一旁的司夜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这一拳打在勾魂鬼将胸口,‘砰’的一声巨响,勾魂鬼将胸口被炸出一个大洞,而司夜也不好受,虽然爆裂符对人没有伤害,但如此巨大的声响在耳边炸响,震的他耳朵生疼,司夜现在除了“嗡嗡”的耳鸣声,什么也听不见。

    张三张顺那边,繁琐的口诀也念完:“大灭万杀阵。”

    张顺:“起阵,人仙退散,万妖当灭,师叔,唐瑶快闪开。”

    唐瑶立马拉起司夜跑到阵法外面,就在她和司夜前脚踏出:“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意令,阵列!”张三大喊一声大阵瞬间开启。

    只见勾魂鬼将周围十道符篆,腾空而起,形成了一面金光组成的气墙。

    勾魂鬼将甩出镰刀往一面墙上打去,镰刀瞬间被气墙内金光组成的藤蔓牢牢缠住,任由勾魂鬼将怎么拉也拉不出来。

    随后金色气墙上无数藤蔓飞向勾魂鬼将,将勾魂鬼虽然依靠鬼厉力打断几根可金色藤蔓实在太多,很快勾魂鬼将便被缠住,藤蔓束缚住他的四肢,此时的勾魂鬼将形成一个‘大’字,被禁锢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大阵。”一旁的方堂也不由开口赞叹,可作为勾魂鬼将的主人却没有上来帮忙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没用在对的地方,我要没猜错短时间你们无法再次启动这阵法了吧?呵呵。”方堂冷笑。

    将勾魂鬼将禁锢住后,大阵变了颜色,由原先的金色变成了紫色,而此刻大阵内乌云密布,一道道紫色神雷打下。

    大阵内此刻无数紫色神雷狂轰滥炸,耀眼的闪光照的人睁不开眼,巨大的雷声让人胆寒,等紫色神雷结束,众人揉了揉耳朵看向大阵内的勾魂鬼将,此刻大阵内什么也没了,看样子他是已经被劈的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大灭万杀阵感觉不到阵内有气息波动,便自行散了,十张腾空而起的符篆也无火自燃。

    “师叔,成功了!”张顺笑着对司夜说道。

    司夜走上前来,看着渣都不剩的地面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,可我和唐瑶怎么换回来呢?”

    张顺此刻脸上的笑容凝固了。

    对呀,*。

    几人都看向地面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?”此刻张三背后勾魂鬼将如同鬼魅,般出现,张三汗毛竖立,想躲已经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勾魂镰刀刺进他的身体,司夜反应最快,一个闪身已经冲到勾魂鬼将面前,可依然没能阻止张三的灵魂被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司夜见已经没办法阻止,便想着将张三的灵魂先抢来再说,可勾魂鬼将并不准备给他这个机会,就在司夜即将抓住张三灵魂之时,勾魂鬼将一脚踹出,此刻司夜根本没办法躲避,司夜就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”张顺见张三灵魂被抽出,双眼通红,提起地上桃木剑向着勾魂鬼将刺来。

    桃木剑刺入勾魂鬼将心脏,勾魂鬼将全身颤抖,可并没有去攻击张顺,他狞笑着当着张顺的面,将张三灵魂一口吞下,随后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不!为什么杀不死你?你给我出来!”张顺对着空气拼命乱砍,司夜也怒了,回头朝着方堂冲去。

    “勾魂鬼将的命脉在你这吧?把张三灵魂交出来,你这死老头。”司夜拿出金色符篆,一步一步走向方堂。

    方堂见司夜居然拥有金色符篆,也有些吃惊,但也只是微微吃惊,只见他猛吸一口旱烟,朝着司夜吐出一口白色烟气。

    司夜一手准备将白色烟气拍散,可刚碰到烟气,他便察觉到了不对劲,这白色烟气吸附到了司夜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司夜暗叫一声,烟气似乎为了证实司夜的猜想,在司夜身上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“我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结束了?”

    司夜心里想着,世界仿佛进入了慢动作。

    司夜看见方堂得意的笑了,他慢慢拿起旱烟又吸了一口,这不到一秒钟的动作,司夜看的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。

    司夜看见自己倒飞出去,正在空中划出一道不算优美的弧线,也看见唐瑶向着自己扑来,眼角还挂着一颗晶莹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张顺,小心后面!”

    司夜心里喊着,可他发不出声来,勾魂鬼将再次复活,他在张顺背后举起了镰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了,各位!”

    司夜想着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似乎是一百年,也可能是一万年,司夜漂浮在时间的长河之中,他听见了灭绝恐龙的那颗陨石坠落,那惊世骇俗的巨大声音毁灭了一个时代。

    他听见了一个原人,将一根树枝在树干上疯狂摩擦,试图让自己的手暖和一些,钻着钻着,树干冒气黑烟,一颗火苗点燃了它,其他原人惊呆了“呜呜呼呼”,将那名原人视为了神。

    司夜正在听着张天师讲解着他的《老子想尔注》时,一个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放弃了吗?甘心吗?”

    司夜睁开眼睛,眼前一片雪白,刺的司夜不得不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就在司夜拼命想睁开眼睛时,一双粗糙满是褶皱的手抚摸着司夜的头,司夜先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*,”司夜瞬间扑进那人怀里,这双手司夜太熟悉了,也太陌生了,熟悉是因为曾经这双手无数次抚摸自己的头,陌生是十六年了,这双手已经整整十六年没有摸过自己的头了:“*......”

    司夜本有无数话想对这双手的主人说,可现在见到了,却是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放弃了,你的师侄们怎么办?”张世尊拍抚着怀里的司夜。

    “*,我也不想放弃,可我太弱了,这次。”司夜呜咽着。

    “你手臂上的‘真火印’几层了?”张世尊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层,可无论我如何都无法突破十一层。”司夜看了看手臂上的‘真火印’。

    “怪我,”张世尊叹了一口气:“三顺派法顺本该口口相传,可当初你实在太小,我本想着等你大些,再传授于你,只可惜世事无常,还好我在临死之前,将自己一缕残魂封印在了‘真火印’之中,你若陷入生死危机,封印便会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司夜站起来。”张世尊突然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司夜连忙站起来,“下面我就将三顺派法顺的道法传授于你。”张世尊在司夜眉心轻轻一点,无数的道法与知识进入司夜的脑中,瞬间司夜感觉灵台清明,进入了一种大自在的*之中。

    三顺法道暗含大道规则,以顺天道为本,万法自有天助,以顺人心为基,万年永得昌盛,以敬鬼神为重,万鬼自不来扰。

    三顺派法顺,生于天,荣与人,镇与鬼,乃世间少有刚猛又柔情之法术。

    ‘真火印’共八十一层,八十一层后,还有七层不可言说之无上法。

    “现第八代‘真火印’传人张世尊,终其一生仅踏入五十七层,未能再现昔日祖师荣光。”张世尊说着,一把握住司夜的手。

    “今日,吾将‘真火印’传予弟子顾司夜,还望他有朝一日能成就极致法道。”张世尊说着身体也在慢慢化为金色的光点。

    “*!”司夜试图抱住张世尊,可怎么也无法抱住。

    “人总要给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,小叶你就是*留给世界的礼物。”空灵的声音似乎从极为遥远的天际传来。

    司夜看着远方,跪了下来:“*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    “司夜,”一滴眼泪落下司夜的脸上,司夜慢慢睁开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唐瑶怀里,此时的唐瑶哭的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”司夜慢慢站起来了:“张三,张顺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司夜,”唐瑶见司夜醒了,喜出望外:“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,张三被勾魂鬼将夺走了灵魂,刚刚张顺也差点被夺走灵魂,还好,我们带了伏羲镜,帮张顺挡了那一击,现在他们还在交手。”

    司夜看了看场上局势,又看了看唐瑶手中破碎的伏羲镜。

    “没事,接下来交给我吧。”司夜拍了拍唐瑶的肩膀,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无字符篆,此刻的司夜眼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澈与坚定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