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, 第十八章 初战勾魂鬼将免费阅读

第十八章 初战勾魂鬼将
    “这玉佩来历不简单吧?”司夜抚摸着这块碎玉,虽然碎了,司夜还是能感受到它所散发出丝丝缕缕的法力。

    “对,这是我爷爷给我的,当初他救了一位快饿死的老道士,老道士说这玉佩可以保他孙子一命。随后我爷爷便把这玉佩给我了,谁知还真救了我一命。”张凯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勾魂?”司夜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尼玛跟抽水泵抽你血一样,一下子我就感觉身体麻了。”张凯还伸出手比划出一个抽水泵的直径。

    “好,我没问题了。”司夜拿出手机刷起了短视频。

    “夜道长,这卡里是二十万,你可一定要救我啊。”张凯见司夜好像并不是很在意自己死活,一拍脑袋想到还没谈报酬,忙从口袋中拿出一张银行卡。

    “嗯你放心吧,那只鬼今天晚上肯定还会来找你,你就先住这吧,昨天肯定没睡好吧?现在还早,你要困了,先去睡一会吧。”司夜指了指旁边的沙发。

    张凯见司夜终于愿意出手救自己了,大喜。“诶,好嘞,那谢谢夜道长了。”说着他躺到了沙发上,昨天到现在一直精神紧绷,现在总算安心了,张凯刚躺下几分钟,就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司夜看着睡着的张凯,拿起桌上的银行卡在手里把玩“之前一个影鬼,现在又来一只勾魂鬼,方堂这老家伙到底养了多少小鬼。”

    “司夜,这家伙谁啊?”刚进香烛店的周康康问道。

    “雇主呗,给了二十万,让解决个勾魂鬼。”司夜想着事情,并没注意到周康康后面还跟着张伯文。

    还没等周康康开口,“*,什么鬼值二十万?”张伯文跑了进来,拿过司夜手里的银行卡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不是去打麻将了?”司夜其实并不心疼钱,在他看来钱够花即可,周康康就不一样啦。

    “文叔,你听错了,是两万。”周康康还想将银行卡骗过来。

    “黄老头今天出去做法事,三缺一,大不了就回来了。”张伯文哪会信周康康的鬼话,周康康还想来抢,结果被张伯文一*顶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“司夜,康康啊,这个月开始,你们基本工资四千,抓鬼什么提成另算,还有人家好歹是金主,康康赶紧去拿一床被子给人家盖盖。”说完张伯文拿着银行卡就准备去银行卡转账了,在张伯文心里只有看到到了钱到了自己银行卡里才会安心。

    “密码多少啊?”张伯文走到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卡背后不写着吗?”司夜说道。

    “叶子啊,那可是二十万啊,你说文叔这次给咱多少提成。”周康康从里屋拿出一床被子盖在张凯身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至少两千吧,你先看着这人,我出去趟。”司夜说着将店铺钥匙扔给周康康也走出了铺子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周康康问道。

    “买点熟食,今天晚上小师侄们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买点猪耳朵啊,要麻辣的。”

    晚上六点,天已经有些黑了,张凯突然惊醒,他感觉脑子昏昏的,但看见自己现在身处香烛店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啊?”司夜拎着几袋熟食进来刚好看见张凯醒了。

    “夜道长啊,好久没睡这么踏实了。”张凯说着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你少做点亏心事,天天都能睡好觉,饿吗?要不要先来吃点?”司夜说着将熟食摆盘放在了桌子上,毕竟张凯是二十万的金主,总不能把他饿死在香烛店吧。

    张凯尴尬的挠了挠头“夜道长教训的是,那我就不气啦。”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点东西也没吃,张凯现在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也不气笑着走到桌前。

    “哟,叶子买了这么多猪耳朵呀。”周康康迫不及待用手当筷子捡起一块猪耳朵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“去,拿筷子,你和张凯先吃吧。马上给你文叔让个位,他要和二张师侄喝酒。”司夜踹了周康康一脚,周康康做了个鬼脸,跑去厨房拿筷子了。

    “先坐吧。”司夜示意张凯先坐下。

    “谢谢啊,夜道长。”张凯笑着坐了下来,张凯刚准备再说几句恭维的话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司夜看向大门。

    “啊?什么来了?”张凯不解的也看向大门,但除了紧闭的大门,他什么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这时,门被一股大风吹开,一位全身散发黑色阴气,眼睛冒着绿色火焰的鬼将站在门外,手中还拿着一把勾魂镰刀。

    “就,就是他,昨天勾我魂的那只鬼。”张凯躲在司夜后面说道。

    勾魂鬼将见张凯在这,也不多话,手中黑色勾魂镰对着张凯便抛了过来,司夜赶忙将张凯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找个地方躲好。”司夜说完,拿起张伯文的桃木剑一挡,挡住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勾魂鬼将见居然有人能挡下自己的勾魂镰,他不解的走进了香烛店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鬼不知道不请自来是为贼吗?”司夜挑衅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杀死影鬼那二货的小道士,也好,本来想着解决了躲桌子下那家伙,再解决你的,今天既然你们到一块了,也省的我多跑一趟了。”勾魂鬼将看着躲在桌子下的蒋旭,居然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喂,一人做事一人当啊,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杀死影鬼的,明明是只猫妖好不好,你凭什么就挑我这软柿子捏。”司夜理直气壮的说道。

    勾魂鬼将也不啰嗦,锁链一抖镰刀又飞向司夜。

    “我靠。”司夜赶忙用桃木剑一挡,两件武器碰撞,镰刀冒出黑色阴气,桃木剑发出金色光芒,虽然镰刀还是被弹开,可司夜也不好受,一连倒退好几步,勾魂鬼将无缝衔接了一击鬼拳,直接打中司夜腹部,司夜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靠,叶子。”去拿筷子的周康康正好回来,看见司夜被人*在地,他看了眼勾魂鬼将,手里的一把筷子朝着鬼将扔了过去,可鬼将是并没有实体,筷子从鬼将身上穿过,砸在了墙上,随后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叶子,你没事吧?”周康康跑了过来,将司夜扶起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赶紧带着张凯躲后院去。”司夜拿出一张黄符看着勾魂鬼将。

    周康康拉起躲在桌子底下的张凯,一把扔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司夜看了一眼周康康“你也去后院躲着吧,在这我保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看你康爸马上不抽死他。”周康康拿起一旁的雷击木。

    勾魂鬼将又是一镰刀打向司夜,司夜还没来得及念动口诀连忙使用破邪符一挡,虽然挡下了这一击,可破邪符没有口诀的加持,直接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周康康也没闲着,手中的雷击木对着勾魂鬼将的脑袋砸去,鬼将刚甩出镰刀,只能硬生生吃了周康康这一击,经过雷击的木头,是能打到灵体的,勾魂鬼将被打的倒退两步,脑袋凹进去一个窟窿,周康康见雷击木有效,乘胜追击,对着勾魂鬼将脑袋拼命的砸,勾魂鬼将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,别打了。”勾魂鬼将居然开始求饶。

    打红眼的周康康哪管他求饶“今天我不打的你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“胖子,好样的,我来帮你你。”司夜说着,一张阳雷符打去,在勾魂鬼将身前爆炸,直接将他的镰刀炸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,别打了。”勾魂鬼将突然一声暴吼,身上散发出超强的鬼气,周康康直接被鬼气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勾魂鬼将对着镰刀一指,镰刀便飞了起来,在空中飞速旋转着,一道道鬼力凝结的刀气向着四面八方飞舞。这刀气不再是只对灵魂造成伤害,而是能对实体造成伤害了,瞬间香烛店内纸屑纷飞,香烛、花圈、柜台脚......被刀气击中,立马一分两半。

    “胖子小心。”司夜赶忙将摔倒在地胖子拉到铁架后面躲了起来,可手臂被刀气划中,顿时血流不止,司夜拿出止血符贴在了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。”周康康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他这招虽然是全屏aoe,不过伤害并不高,我们躲着等他技能冷却了,看我不出去灭了他。”司夜时不时通过铁架缝隙看一看勾魂鬼将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说马上文叔回来,咱肯定完了。”周康康一*坐在了地上,仿佛没了梦想的咸鱼。

    司夜身体一颤,看着满屋子的货品现在基本没一件完好的“嘶,完了。”司夜也背对着铁架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概过去一分钟,勾魂鬼将的镰刀便不再旋转,慢慢落到了他的手里。勾魂鬼将喘着粗气,刚刚的技能用了他不少法术。

    司夜和周康康见他停下,从铁架后走了出来,此刻满屋子狼藉。司夜手拿桃木剑,周康康手拿雷击木,恶狠狠看着勾魂鬼将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,你终于打完了。”司夜说着走向勾魂鬼将。

    勾魂鬼将甩出镰刀,可法力使用过度,镰刀被司夜一剑挑开,周康康也走了过来,勾魂鬼将心想,这两人类是不要命了吗?他连忙凝聚鬼火。司夜抽出一张符篆,符篆上有着阴阳二气,“天可明,地可阴,三顺法道赐光明,伏阴。”司夜念完口诀,符篆阳气大盛,阴气消失。勾魂鬼将的鬼火也凝聚完毕,朝着司夜扔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好歹是个鬼将,放个技能居然用扔的,掉不掉价?”司夜说着,手中符篆放于胸口,绿色的鬼火碰到符篆立马被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勾魂鬼将一惊,连忙往后退。周康康一个飞扑,对着勾魂鬼将脑袋砸去,勾魂鬼将举起镰刀就挡,武器碰撞,居然发出金铁相交之声。司夜瞅准机会,桃木剑刺进了勾魂鬼将的肚子。勾魂鬼将一声惨叫,捂着肚子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小东西,成功惹怒我了。”勾魂鬼将说着,使用镰刀割破了自己的手,流出黑色的鬼血,鬼血一碰到镰刀,黑色的镰刀立马变成血红色,勾魂鬼将也像是打了鸡血,立马兴奋起来,举着镰刀对着两人就是一顿狂砍,司夜和周康康有些招架不住了,红色镰刀每挥出一下,便会洒出红色的液体,这种液体落在衣服上,衣服会被腐蚀,落下皮肤上,会变成一颗黑点慢慢腐蚀皮肤。

    司夜见这样下去,自己和周康康必死无疑,连忙喊到“清水,你再不出来,我们都挂了。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