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, 第十一章 影鬼(一)免费阅读

第十一章 影鬼(一)
    “这就对嘛,来叶子,这三千给你。”周康康说着从五千里抽出三千递给司夜。

    司夜接过钱“我师侄们要来了,你不应该也意思意思吗?”司夜瞅着周康康塞进口袋的两千。

    周康康如同便秘一般,不情不愿拿出还没捂热乎的两千,从里面点出六百“一人两百,就当给晚辈们包红包了。”

    司夜接过钱“敞亮啊胖子,我先替师侄们谢谢你啦。”

    道士香烛店内“哟,小家伙们回来了?事情怎么样了。”张伯文躺在躺椅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晚上去会会那女鬼。”司夜说着就在店里翻找起晚上要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哦,那价钱谈得怎么样?”张伯文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万,八千。”司夜和周康康一起回答,司夜说一万,周康康则说八千。两人先是一愣,随后“八千,一万。”这次换司夜说了八千,周康康说一万。

    张伯文乐了“嘿,那到底是八千还是一万啊?”

    司夜赶忙瞪了周康康一眼“哦,师兄啊,是这样的,本来我开价呢是要一万的,可谁想,我去上个厕所的功夫。这小胖子就被人家三句两句说的自砍两千,你也知道周康康这人吧,嘴笨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我感觉康康平时挺机灵的呀?”张伯文看向周康康,周康康连忙点头“叶子说的对,我嘴笨。”

    张伯文坐了起来“我知道了。”张伯文突然一脸严肃,两人一惊,心里第一反应便是自己的谎言被揭穿了。

    “哼哼,以为我没看纸条吗?”张伯文说道,两人面如死灰,完了,张伯文这老狐狸肯定是打电话确认过了。

    “那纸条上的雇主叫陈千雪,一听就是个女生的名字嘛,康康你是不是看人家漂亮,所以人家两句好话,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?我告诉你啊,你这不好,喜欢一个人没错,叔不反对,但是工作上不能儿女情长,知道吗?男人有时候要狠一点,对自己也好,对别人也罢,这次就算了,不许有下次啊。”说完,张伯文又躺下了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两人一脸黑线,真佩服张伯文这想象力,不过他这么想也好,不用自己死无数脑细胞编谎话了。

    晚上的北群是一座不夜城,街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让人看花眼,车来车往的街道上,各种品牌服装店放着喧闹的歌曲,人来人往的小巷里,各色的地方美食已经出摊老板卖力的吆喝着,司夜与周康康在小巷里随便吃了些东西便打车来到了北群大厦。

    六十多层的北群大厦各个楼层都亮着灯光展示着他的价值与地位。“司夜,怎么十七层也亮着灯呀?”周康康不解的问,按道理现在十七层已经搬空了,唯一还在的陈千雪,也趁着天没黑,已经离开了大厦。

    “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司夜走进了大厦。

    “两位先生,请问......”还没等保安说完,司夜拿出陈千雪之前给的一张门禁卡“保安大哥,你忘记了?我们早上刚来过呀。”

    保安先是一愣,随后说道“十七层,晚上不太平,你们还是别上去了。”司夜一笑“谢谢提醒,没事,我们就是来解决这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么年轻,可惜了。”保安见两人还是进了电梯,不禁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司夜两人到了十七层,整个楼层都亮着灯,可却不见一人。“走,去洗手间看看。”司夜走进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“叶子,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呀?女洗手间要不要也检查一遍?”周康康开了阴阳眼在男洗手间走了一圈一无所获,走到门口对司夜说道。

    司夜在水池边洗了一把脸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“胖子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周康康也走了过来看着镜子里,可他什么也没看见,一脸问号。

    “我帅吗?”随后司夜哈哈大笑,看向周康康。

    周康康张大嘴巴,颤颤巍巍指向镜子。“不是吧胖子,我虽然很帅但你也不用这么吃惊吧?”

    “帅,帅你大爷。不不不,不是。”周康康说话都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司夜看周康康情况不对,收起了笑容,立马转头看向镜子,只见镜子中有一只女鬼,正在梳着头,女鬼没有五官,司夜这些年也算是阅鬼无数,恐怖的鬼也没少见,可这么冷不丁出现一女鬼他也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但司夜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,只是短暂的惶恐,司夜掏出符篆,念动法诀,符篆金光一闪便向女鬼打去。

    黄符打在女鬼身上,女鬼却毫发无损,女鬼继续梳着头发。司夜退后两步,心里很是不解,他打出的可是阳雷符,虽然不是很强,但即使打在鬼将身上,也能让其掉一层皮,可眼前这只女鬼最高也就只是厉鬼程度,为什么阳雷符打上去连听个响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女鬼也不梳头了,慢慢从镜中爬了出来,周康康被吓得连连后退“尼玛,贞子啊?”

    司夜则是注视着女鬼,女鬼并没有理睬二人,爬出镜子后,走到洗手台前,从洗手台的柜子中拿出一碗饭来,她拿起饭做着吃饭的动作,可她却没有五官,饭自然是吃不下去的,那场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。

    “血食?这女鬼难道是被人召过来的?胖子,你先撤出去。”司夜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,那你呢?”周康康虽然被吓得不轻,可见司夜让自己跑,他却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先走,这鬼本体不在这,我法术对她没用,你先退到电梯去,我马上就来。”司夜背对着周康康,周康康总感觉现在的司夜哪里不对,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“那,那你小心。”说完周康康还是跑向了电梯,周康康能清楚的听到洗手间传出打斗声。

    就当周康康准备按下电梯下楼键时,他犹豫了,周康康想到和司夜这些年一起并肩作战,虽然曾经遇上的鬼怪都是一些普通的鬼魂,没今天这个女鬼危险,可自己怎么能遇上危险就扔下司夜一个人跑了,周康康狠狠一跺脚,又跑回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“叶子,你大爷的,我怎么能抛弃你一个人跑了呢,我可是你康爸呀。”周康康喘着粗气对司夜说道,司夜回头对他笑了笑,可还没等司夜说话,司夜脸上的笑容凝固了,只见一只手从司夜背后穿入从司夜胸口穿出,等那只手缩回去后,周康康能从司夜的胸口能看见他背后的女鬼。

    周康康愣住了“司,司夜。”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,大喊一声,跑了上去抱住司夜。

    “司夜,你不会死的,走咱们回家,”周康康死命按住司夜胸口的大洞,可鲜血还是止不住往外流:“没事的,司夜,咱不打了,咱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胖子,不是让你走吗?怎么这么不听话。”司夜用最后的力气艰难的对周康康说道,司夜试图用手为周康康擦眼泪,可流血过多的他,双手已经麻木。

    “胖子,能跑就跑吧,我好累。”司夜说着,慢慢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周康康失声痛哭,他后悔为什么要叫司夜接这单,司夜明明说了这单太危险了,是自己见钱眼开害死了司夜,女鬼此时不停颤动着身体,虽然发不出声音,但周康康知道她是在狞笑,是在嘲笑自己的无能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敢杀了他的,”周康康擦了一把眼泪:“他,他可是司夜啊,他怎么会死啊?”周康康苦笑着站了起来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只能不顾一切,杀了你了。”周康康掏出一张金色符篆。咬破舌尖,但他用力过猛,舌尖被咬了一道大口子血流不止,他也全然不顾,用手在嘴边抹了一些鲜血,涂在了金色符篆上,顿时金色符篆发出耀眼的金光,周康康死死盯着女鬼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