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, 第十章 闹鬼十七层免费阅读

第十章 闹鬼十七层
    司夜周康康在办公室内坐着,司夜开始打量起办公室,办公室不大,大约十来个平方。但该有的设施一个不落,司夜看得出来,这办公室的风水是找人专门看过。司夜两人坐了一会儿,刚刚那名教师便走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是夜大师的徒弟吧。”女子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你好,陈小姐,如果我没猜错,你嘴里的夜大师应该是我。”司夜起身微笑与她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女子叫陈千雪,是这家教育中心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夜大师这么年轻呀。”陈千雪前天听周康康把司夜吹得天花乱坠,本以为是个道骨仙风的老者,没想到居然是眼前这位二十来岁的男生,心里不免有些小失落。

    “陈小姐,你这办公室风水不错呀,是找人专门看过吧,‘青龙位’宜高不宜低,陈小姐还细心摆放着这么多植物,这‘青龙位’风水不错。”司夜看了看左手边。

    随后,司夜又看了看办公室右手边“‘白虎位’主领导力,恰恰相反,宜低不宜高,陈小姐没摆放什么金属物品,公司必定是团结一心呀。”

    “朱雀,玄武位,嗯,更不错不错,财运,气运都把握的恰到好处。”司夜本来还想继续讲解办公室的风水,但见陈千雪似乎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陈小姐我要是没猜错,这位为陈小姐堪舆风水的大师,出自茅山吧?。”司夜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虽然司夜说出了办公室风水布局,可陈千雪对风水一窍不通,听得也是一知半解,所以刚开始也没多大反应。可听到司夜说风水出自茅山,就有些吃惊了,也开始重新打量起司夜。

    “是呀,夜道长这办公室的风水,是三年前搬过来,茅山的方堂道长给我指点的,自从他指点后,我们教育中心的生意就特别好。可现在,唉。”陈千雪叹了一口气,望着往日十几个教员,几百名学生的培训室,现在只剩下寥寥几人,心里不免有些悲伤。

    听到方堂的名字,司夜皱了皱眉,可他更关心的是这大厦的事,于是问道“陈小姐,这儿到底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千雪深深吸了一口气“夜道长,这闹鬼。”

    陈千雪给司夜二人和自己都倒了一杯水,讲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“四个月前,北群大厦换了负责人,这本来没什么,可我们这一层收到大厦的通知,要涨房租了,从以前的每年二十万一年涨到三十万一年,很多公司都不服,纷纷拿出当初签的合同协议书,上一代负责人为了感谢我们这些第一批入驻的公司,签的合同上有条就是五年内不会涨我们房租,可新的负责人觉得现在换了人曾经的协议便不算数了,后来这事还闹到了法院,法院是公平公正的,原先合同依然有效,两年内不得涨房租。”陈千雪拿起水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嗯,这结局不是挺好的?”司夜适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本来我们也这么想的,大不了等两年后我们换个地方就是了,可问题就出在两个月前交完今年的房租。”陈千雪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开始闹鬼了吗?”司夜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交完房租两天后,隔壁灵蝶传媒有个女员工反映,她晚上加班,在洗手间的镜子里看见一只身穿白衣的女鬼,那女鬼脸上没有五官,灵蝶传媒的那名女员工当场就吓晕了,刚开始大伙都没在意,全当她是工作压力大,产生了幻觉,而且后来经过医生诊断,那名女员工有精神类的一些疾病,为此灵蝶传媒的老板还给她放了三天假。”陈千雪的手不由自主的捏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可后来,陆续有员工反映在厕所看见了女鬼,这引起了我们十七层的恐慌,我们几个老板一商量,索性请个道士来做做法,道士来了,一连做了三场法事。还在洗手间贴满了黄符。”陈千雪说着指向走廊尽头的洗手间,虽然隔着很远,可司夜还是隐隐约约能看见洗手间贴着*的符篆。

    “那女鬼没解决吗?”司夜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从道士做了法事,十七层就平静了一个星期,大伙都松了一口气,以为没事了,可就在一个月前,还是隔壁灵蝶传媒,另一个女员工在加班的时候,死在了公司,后来法医来鉴定,是被吓死的。从那天起,灵蝶传媒第一个搬走了。”陈千雪说到这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女鬼都是晚上杀人,那你们为何不禁止加班。”司夜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虽然害怕,可这房租都交出去了,按照合同是不能退还的,所以都硬着头皮继续在这工作了。但和你说的一样,从那天起十七层就都不加班了,员工们上厕所都选择去楼下十六层解决,可即使这样,半个月前,还是出事了,那天晚上六点,各个公司都准备下班了,可17-3的那家外贸公司传出一声尖叫,等我们到场时,都被吓了一跳,他们公司的销售经理死了,和之前的员工一样,是被吓死的。从那天起,十七层的公司一家家搬走,直到今天,只剩下我们北群教育一家了,昨天我也给教员团队放了长假,这两天我也准备搬走了。”陈千雪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叶道长,你们有办法解决的对吗?”陈千雪带着哭腔问道。

    “陈小姐,这我可能......”司夜正打算拒绝,女鬼已经杀了人,那说明她现在至少也是个厉鬼,司夜虽然可以对付厉鬼,可自己也肯定不会太轻松,甚至如果这只女鬼有什么特殊能力,自己很有可能解决不了。

    陈千雪见司夜欲言又止,以为是想和自己谈报酬“夜道长,你放心等你把女鬼给收了,我会给你们五万做报酬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一沓钱“这里是五千,夜道长是给你们的定金。”陈千雪将钱递到司夜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能会麻烦一些,但肯定能胜任。”周康康没等司夜回答,一把将陈千雪手里的钱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北群大厦门口“死胖子,你知不知道这事有多凶险,这次可是厉鬼,稍不留神咱俩都要gg。”司夜踹了周康康一脚,这周康康实在是太不知死活了,什么钱都敢拿。

    “五万块呢,叶子,我可是为你着想啊。”周康康也不管苦瓜脸的司夜数着手里一沓钱。

    “为我着想?,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。”司夜气乐了。

    “叶子,你想想啊,就文叔那抠搜劲,平时都是他给咱接活,雇主给个一万八千的,文叔给咱俩多少?五百,你再看看今天,咱俩自己跑业务,光定金就五千。”周康康甩了甩手里红红的票子。

    司夜不语,周康康见司夜不说话了,又趁热打铁“按照咱以前的收入水平,什么时候能实现财富自由?再说过两天,山上的师侄们要来上大学了,你也答应你大师兄要照顾好他们,你这做师叔的不得尽地主之谊?请吃饭啥咱先不说,小钱,上大学,手机电脑这些他们要用吧?这可是大钱,他们有钱买吗?没钱,靠文叔?别想了,你跟了他十年了吧,他送你的手机啥牌子?苹果十四!现在大学生爱攀比,到时候拿个山寨手机去学校,多丢人。”

    周康康就如同小恶魔一样,在司夜耳边诱导着司夜,司夜也被周康康说动了,他脑补出二张师侄和唐瑶拿着师兄给买的苹果十四进了学校,被人嘲笑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胖子,今天晚上咱来会会这女鬼。”司夜拍了拍周康康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