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, 第九章 大厦闹鬼免费阅读

第九章 大厦闹鬼
    “嗯。”唐瑶对着司夜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没想到呀,曾经那个小馋猫,如今都变成大美女了。”司夜摸了摸唐瑶的头,就像是小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“谢谢司夜师叔夸奖,司夜师叔你怎么来后山了?”唐瑶问道。

    司夜看了看竹屋“我来看看竹屋,还以为荒废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好吧,你走后没多久,青城山就开始发展旅游了,前山一到节假日就非常吵,我想着司夜师叔你在后山有间竹屋,我就搬过来了,没和司夜你打招呼,你不会怪我吧?”唐瑶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哪能呀,我们家唐瑶这么用功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再说竹屋空着迟早荒废,唐瑶你把这打理的这么漂亮,值得表扬。”司夜看着唐瑶,唐瑶被夸的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唐瑶应了声,随后两人无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青天宫吧,你二师叔回来了,去听他扯皮。”司夜见冷场,便牵起唐瑶的手往青天宫走去,唐瑶先是一愣,但并没有将手抽回,就任由司夜牵着,她想起了小时候司夜也是这么牵着她的,嘴角不知不觉挂上了微笑。

    “唐瑶,听说你考上大学了?”司夜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“嗯,北群大学哦,和司夜你一个城市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呀,以后请你喝油茶。”

    “油茶是什么呀,司夜。”两人越走越远......

    三日后,青城山。

    “师弟啊,张三,张顺还有唐瑶过两天去北群上大学了,这是咱们山上第一批大学生,到时候你费点心,照顾着点。”张伯老对着车内张伯文嘱咐。

    “诶呦,知道了,都是我小师侄,我能不照顾吗?您老人家,该吃吃,该喝喝,就放一百个心。”张伯老叼着烟,坐在副驾驶,这时候的他倒有些地产老板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小师弟呀,多照顾照顾你师侄啊,你们小时候都要好。”张伯老又走到车后座对司夜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照顾好师侄们的,大师兄你放心吧。”司夜郑重其事的对张伯老保证。

    “嗯嗯,那我就放心了,孙施主,陈施主,路上有劳了,以后常来青城山玩啊。”张伯老又对着陈真璨和孙一洋抱拳。

    “好的,张道长,后会有期。”两人对张伯老一笑。

    这次给司夜一行人送行,青城山弟子们都下了山,引得徐家村村民也来围观,结果三十来人的送行队伍,等小轿车驶出村子,已经聚集了数百人。

    回北郡的路上,张伯文与陈真璨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,而司夜手里撸着清水,回味着山上与唐瑶接吻的一幕,那触电般的感觉,司夜想着想着就笑了。而被张伯文看到,则变成了痴汉笑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师弟呀,虽然现在恋爱自由,但这人与妖之间吧,还是有点,有点,最起码师兄我是很难接受的,你晓得吗?”张伯文看着司夜一边撸猫一边痴笑,他想歪了。

    “啊,啥人妖?”司夜不解,可看了看怀里睡着的清水,“我去你大爷的,二师兄。”说着,便把清水扔到了张伯文怀里,清水本来睡的好好的,冷不丁被司夜这么一抛,立马惊醒,落到张伯文怀里的清水对着司夜露出幽怨的眼神。而此刻青城山上,唐瑶坐在竹楼里,发着呆,想起司夜夺走了自己的初吻,脸一下红了“哎呀,羞死了,我想这个干嘛呀。”,她拿起书准备转移注意力,可脑子里又浮现起司夜的脸庞,唐瑶的嘴角也挂起了微笑。

    “这老不正经,思想不纯洁,你好好教育教育他。”司夜对着清水说完,便转头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清水看了张伯文一眼,满脸嫌弃,跳到了陈真璨怀里,继续睡着自己的午觉了。

    “嘿,这小家伙还颜控,其实还是大叔好呀,大叔有低保。”张伯文说道。

    三人一猫都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道士香烛店门口,陈真璨,孙一洋与两人告别,陈真璨与司夜互留了,方便以后联系,随后两人便坐上回龙城的高铁。

    “叶子,文叔你们回来了。”这时,周康康从店里走了出来,左手拿着一只鸡腿,右手拿着杯可乐。

    “康康啊,这几天店里有没有什么大事呀?。”张伯文问道。

    “店里没啥事,对了,就是昨天有个特别漂亮的姐姐说要找我们帮忙驱鬼。她留了个纸条,我放收银台了。”周康康指了指收银台。

    “胖子,帮忙搬下行李。”司夜说着,抱起清水拎着个大箱子进了店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周康康将鸡腿咬在嘴里,举起一个大箱子“靠,怎么这么沉。”周康康刚举起来,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侄们太热情了,这些都是送的山上土特产。”司夜回答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两天生意不错呀,康康啊,文叔给你点个赞。”张伯文看了看账本,随后拿着周康康说的纸条给了司夜,“小叶啊,来活了,记得处理下。”说完,张伯文便自顾自走出了香烛店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去哪?”司夜问道。

    “手痒了,找黄老头他们去打两圈麻将。”张伯文哼着小曲,慢慢悠悠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给我们涨工资吗?”司夜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来再说。”张伯文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司夜拿出纸条,上面写着雇主的名字一串号码与一个地址。,闲着没事,司夜准备去纸条上的地址看看,周康康这几天蹲在店里都闲出屁来了,就也跟着司夜一起出门了。

    “早去早回。”张伯文给清水喂着牛奶,对走出店铺的两人说道,清水也抬头看了看两人,又低下头继续喝牛奶了。

    北群大厦门口,穿着正装的职员们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了,胖子走。”司夜说着,就准备进大厦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先生,你好,请问你们找谁,或者你们有预约吗?”这时,一位身穿保安服的男人走了过来,礼貌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没有预约,就是之前有个人遇上一些麻烦,在我们店留了个纸条,上面写的就是这栋大厦。”说着,司夜便将纸条给了保安。

    保安看了看纸条“好的,二位稍等下,我去打个电话确认下。”说完,他便走向前台处,与前台小姐说了几句,司夜看见前台小姐拿起电话,应该是打给了纸条上的那人。

    大概三分钟后,保安微笑着走了过来,“二位,不好意思耽误你们这么久,请二位上楼吧,北群教育在十七层。”保安将纸条还给了司夜。

    电梯里“嘿,你别说叶子,这北群大厦不愧是咱们市的地标建筑,连个保安都这么有礼貌。”周康康说道。

    司夜瞟了这没见过世面的胖子一眼,没做声。

    电梯到了十七层,司夜周康康很快就找到了北群教育,倒不是他们招牌显眼,因为十七层现在只有这一家公司还在运营,其他公司早已是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“叶子,这不对劲呀,按道理这种市标建筑应该是人满为患,怎么这层就一家公司开着?”周康康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和我们这次来的目的有关吧,先去看看。”说着,司夜敲了敲北群教育的玻璃门,随后,里面传出一个甜美的女声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进了北群教育,司夜才知道其实这也处于半停运状态了,这家教育中心是主打电脑培训和外语,可如今只有一名老师坐在讲台上讲解,台下只零零散散坐着四名学生。老师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给人一种知性美。司夜站在培训班门口听她讲了几分钟,老师抬头看了看司夜两人,周康康从司夜口袋中抽出那张纸条举起晃了晃,表明自己的来意,女教师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指了指旁边的办公室,司夜点头示意,走进了办公室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