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群有位小道士, 第八章 重返青城山免费阅读

第八章 重返青城山
    “*。”这时候趴在地上的张伯文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伯文啊,*终于又见到你了。”张世尊转头对着张伯文说到。

    “*,徒儿想你啊。”张伯文居然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莫哭了,伯文你可是*最爱的崽,以后呀,要照顾好你自己,照顾好你小师弟,知道吗?”张世尊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的,徒儿谨记师命。”

    陈真璨这时也跑到了王涛身边,抱起了王涛“张前辈,我朋友他是不是。”陈真璨看着一动不动的王涛,后面的话不敢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,陈施主,你朋友没事,他可比你聪明,穿着防弹衣呢,现在只是疼晕了过去。”张世尊看了一眼王涛的,又看了看陈真璨。

    陈真璨这才放下心来“多谢张前辈。”他做了个抱拳礼。

    “伯文,为师在人间不能待太久,走了,你小心啊。”说完,司夜的身体便像被抽走了灵魂“*,再见,小心,小心什么?”张伯文擦了擦眼泪,还没反应过来,司夜朝着他直直摔下,不偏不倚司夜的脑袋砸在了张伯文*上,张伯文眼含热泪,已经疼得的发不出声来。

    藏仙村,村长家。四人一妖,司夜已经醒了,正在给张伯文擦着药膏,内屋时不时传出张伯文杀猪般的惨叫。陈真璨则是悠闲的与王涛在院子里喝着茶,之所以王涛好的这么快,是猫妖使用了妖力给他加速愈合伤口,为什么不给张伯文使用妖力,用猫妖的话就是‘丑拒’。

    猫妖现在的人形实在是漂亮,这小小的村子听说村里来了个大美女,村民们都来看热闹,很快就有三个十几岁的孩子认出猫妖,就是十年前把自己从人贩手里救回来的神仙姐姐。大人们当初还不信,今日孩子们都作证,大人们便带着孩子进了村长家给猫妖重重一跪,猫妖连忙将他们扶起。

    晚上,藏仙村举办了盛大的篝火晚会,村民们唱歌跳舞,好不热闹。四人一妖也被这热闹的气氛渲染,很快融入其中,司夜喝了一口村中特产的竹酒,从口袋中拿出那枚古币,古币化作微光点点,与篝火的火光一起飘向了远方。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“*,你也真是的,查个案还能把你和王涛弄成这样。”开着张伯文小轿车的孙一洋说道,她便是王涛之前说的那个小警花,长相甜美,一头干练的短发她看起来英气十足,今年刚毕业,现在在做陈真璨的助手。

    “下次注意。”副驾驶座的陈真璨左手绑着绷带,无奈说道。

    “孙警官,你这驾车技术不错呀,年少有为。”趴在后车椅上的张伯文朝孙一洋竖了竖大拇指,由于*受伤,没办法开车,陈真璨便叫来自己助手孙一洋帮忙开车,送司夜师兄弟去青城山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叔夸奖,我爸是开汽修厂的,所以我刚成年就会开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瞅瞅人家。”张伯文用手戳了戳司夜。

    “嘿,那前提我也得有个开汽修厂的师兄呀。”司夜反怼了一句张伯文,张伯文讪讪一笑,打开手机刷起了短视频。

    司夜抱着*的骨灰坛,看着窗外飞快倒退的风景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山猫第一次坐汽车,一会儿在张伯文背上看着司夜,一会儿又跳到司夜肩膀上陪着司夜看外边的风景。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相处,司夜已经知道了猫妖的来历,原来它叫清水,本只是普通的山猫,一次偶然的机会,它进入了小王爷的木楼里,当时正在炼长生不老药的小王爷见它可爱,想着自己在山中也有些孤寂,便收养了它,清水这个名字便是小王爷赐予,而小王爷炼完一炉丹药,仅仅只会服用几粒,所以猫妖就会将丹药当成零食偷吃几粒,就这么久而久之,小王爷没能炼出长生不老药,却阴差阳错让猫妖开了灵智,随后经过百年的修行,她终于可以变幻人形,但也算她倒霉,刚能变幻人形还没几年,就被*误会封印了起来。

    青城山下徐家村,司夜几人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你是司夜吧。”这时一位二十来岁的胖胖的男生刚刚在远处打量了几人许久,现在走了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司夜看了胖子半天,突然眼睛一亮“二狗哥?”徐二狗一把抱住司夜“哈哈哈,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二狗哥,这么多年没见,过得怎么样。”徐二狗拉着司夜往自己家走。

    “就那样,接我爸的班,继续卖猪肉。”徐二狗也示意大家去自己家,几人这一路也是舟车劳顿也想着休息一下,便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徐二狗家,现在已经拆掉了以前的平房,盖起了三层的小洋房。司夜看见了“可以呀,二狗哥,小洋房都盖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般啦,也就咱村里混的开点,隔壁冯家村靠着旅游农家乐,好几家都盖上小洋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司夜你这次带这么多人回来,是干嘛的呀?”徐二狗给几人倒了杯茶问道。

    “送*回山,这几年山上可好?”司夜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,特别是二张兄弟两和唐瑶那小丫头,都考上大学了。今年就准备去报到,说到唐瑶呀,那小丫头现在长的那叫一倾国倾城啊,当初你说我怎么就那么傻。”徐二狗想起自己为了棒棒糖亲手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,那叫一个悔啊。

    司夜想起唐瑶,嘴角不禁挂起一抹微笑“十年了,也不知道那小丫头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青城山上,一行几人站在山门,司夜与张伯文都穿上了崭新的法衣。昨日,张伯文已经将送*回来的消息告诉了张伯老,所以现在青城山上,弟子们早已身穿法衣,念着《太上救苦经》,*震撼又不失威严,仿佛能直达天庭。

    “请三顺派第九代祖师青天道人魂归青城山,永安。”张伯老一请,众弟子起身又跪下做叩拜礼。

    “*,回家了。”司夜抱着*的骨灰坛走向青天宫。

    “尊师魂归,三顺永昌。”张伯老二请。

    “*,咱到家了。”司夜泪水在眼中打转。

    “祖师入灵,位定。”张伯文三请,众人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司夜将*骨灰坛放入青天宫先祖阁,张伯文将*灵位放在了第八代祖师唐御道人之下。

    “礼毕,众弟子诵经”张伯老说完,便进了青天宫,而弟子们则是继续跪在青天宫外,为祖师诵经。半盏茶后,青天宫传出张伯老高亢有力的声音,讲述着张师尊祖师的生平事迹。

    下午,八月毒辣的阳光洒向大地,而青城山上树林茂密,独特的房屋设计也使得房屋冬暖夏凉。

    青天宫内。

    “师侄,这么多年没见,你可是愈发水灵了。”司夜对着身穿一袭白衣的女子说道,女子长得漂亮十分漂亮,特别是眼角一颗泪痣更是点睛之笔,即使放到山下,也是明星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叔夸奖,师叔你也很帅呀。”徐倩倩嘻嘻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三,张顺师侄,听说你们考上大学了,在哪座城市?”

    “司夜师叔,我们考上你们所在的北群大学,到时候我们没事可以去你们店里玩。”张三,张顺说到。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呀,到时候师叔请你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司夜一连和十几个师侄打了招呼,便坐在了一旁,张伯文十几年没回青城山了,这好多小师侄他并不认识,可看着如今青城山如此繁荣,也是欣慰的笑了,小师侄们大多只去过镇上,对大城市特别好奇,听说这位二师叔在大城市里生活的风生水起,便都拉着张伯文问东问西,张伯文也乐得在小师侄们面前胡侃,张伯文盘膝而坐,周围围满了小师侄们听他口若悬河,张伯老则站在一旁,乐呵呵的看着他与弟子们聊天。

    “来,把你们*拉进来,让他也给你们讲讲,当初我俩怎么去山下偷四奶奶家鸡的。”张伯文对着大伙说到。

    众弟子一听,平时不苟言笑却很慈祥的*,竟然还有如此劲爆的黑历史,都来了兴趣,一群人拉着张伯老进了圈内。“呃呃,师弟,你这成何体统,有辱斯文。”张伯老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司夜在大伙欢声笑语中,走出了青天宫,来到后山。这是他曾经修行和生活的地方。他走向了自己原先住的小竹楼,他有些疑惑,本以为会是破旧不堪的竹楼,现在却完好无损,门前更是没有想象中的杂草丛生,竹楼四处都种满了白色小花,看起来别有一番诗意。司夜有些疑惑,走上了前去。

    正准备打开门时,门从里面打开。一位女子正整理着头上的发簪,并没注意准备进门的司夜,两人撞了个满怀,女子由于惯性扑到司夜怀里,薄薄的樱桃小嘴亲在了司夜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随后“啊”女子一把将司夜推开。

    此时,司夜才看清眼前这位女子,女子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,肌肤胜雪,双目似一泓清水,柳叶的腰给人想一把搂住的冲动,一袭秀发被微风轻轻吹起,身着白色的明制道袍衬托着女子如同仙女般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对,对不起。我不知道里面有人。”司夜回过神来,对女子说到。

    女子一脸羞红,喃喃了一句“司夜师叔。”

    虽然声音很小,可司夜还是听出来了,司夜注视了女子一会,“唐瑶。”
为您推荐